部门动态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部门动态

保家卫国才是男儿本色 听86岁高龄老兵王相印讲红色经历

发表时间:2016-08-12 12:34:53  来源:  作者:

  17岁参军,参加过辽沈战役、平津战役,还参加了解放海南岛等12场战斗,3次立功。21岁退伍,战争留下的伤病和烙印让他从稚气少年蜕变成铁骨男儿。如今他已步入耄耋之年,却依旧保持着军人本色,神采奕奕。他就是今年86岁的老兵——王相印。

  8月10日,记者来到王相印位于楚门的家中,听他讲述半个多世纪前的红色经历,老人眼神坚定地说:“我为自己能参加这支部队感到骄傲。”

  轻伤不下火线 重伤不哭不叫

  1947年12月,王相印加入东北民主联军第6纵队17师(1948年1月,该部队整编改称为东北人民解放军第6纵队第17师49团二营四连;1949年11月,再次改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43军)。在东北夏季攻势“四平攻坚战”中,这支部队因英勇顽强,恰似一只老虎,被东北民主联军总部誉为“攻坚老虎”名扬东北战场。

  1948年10月,辽沈战役锦州总攻战打响,这是王相印参军以来第一次与敌军正面对抗的一场战斗。“飞机就像压着头顶飞过,炸弹在离人不到百米的地方爆炸,耳边一直都是弹药和机器的轰鸣声。”说起当年的战斗场景,他印象深刻。

  当时,王相印和战士们一路冲锋攻克了敌军“剿总指挥部”——锦州铁路局大楼,歼敌千余人。正当战士们在铁路局大楼内靠墙休整时,不料敌方杀了个“回马枪”。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一枚炮弹穿墙而过,随之倒塌的墙体重重地砸向了正在休息的战士,20多名战士当场牺牲。

  “我看着躺在废墟中血肉模糊的战友们,头一次觉得死亡离我那么近,但我一点都不害怕,当时心里只有愤怒,立即抓起枪投入战斗中。”王相印回忆起当时的情形还是历历在目。

  这场战斗持续到第二天下午6时,敌第6兵团司令部被攻下,守敌全部被歼,锦州城解放。战斗过境之处,到处弥漫着浓浓的硝烟,血腥味充斥着整座小城。

  经过这场战斗,王相印所在部队也损失惨重。据描述,很多和他同时进入部队小战士都在战斗中战死或受伤。当时年仅18岁的福建龙岩人詹家旺,在冲锋时被炸弹炸断双手双脚,但他并没有嚎啕大哭,而是被人安静地抬下战场。

  “这是组织纪律‘轻伤不下火线,重伤不哭不叫’。”说到这里,王相印红了眼眶。王相印说,在那战争年代,正是这条“铁的纪律”,一直激励着战士们奋勇直前,血战歼敌。

  餐风露宿不道苦 红色精神代代传

  “打仗苦吗?”“夏天晚上露宿不打帐篷,冬天趟着结冰的水渡河,渴了喝稻田水,一两天吃不上饭,你说苦不苦?”面对记者提问,王相印滔滔不绝道。但说到一半,他又顿了顿,补充道:“只要能打胜仗,我们受点皮肉苦都不算什么。”

  1949年2月下旬,王相印所在部队奉命先遣南下,从武汉以北黄石地区出发,使用追击战战术,牵制国民党军白崇禧集团,并策应第二、三野战军渡江作战。期间,部队从湖北黄石港行军至江西宜春路程尤为艰难,战士们不仅要步步紧跟,日行百里追敌作战,还要克服恶劣的行军条件。

  为了赶路,大家每天都吃豆油、盐和米煮成的“油盐饭”,临时锅灶就搭在路边,战士们拿着杯子,路过时顺便舀一碗,边走边吃。

  “当时正赶上梅雨季,天气湿热,衣服一下子被雨淋湿,一下子又被太阳晒干,晚上露宿野外没有蚊帐,身上被蚊子叮得都是包,睡也睡不好。”王相印说,当时部队里大部分都是北方人,70%的战士因为适应不了当地气候病倒,为此部队休整了半个月。

  1950年4月17日解放海南岛战役打响,王相印所在部队乘小木船从广东省湛江市徐闻县出发,花了整整一晚登陆海南省临高县,后因情报失误,步行至定安县黄竹镇被敌军上千人反包围,困在一个小山包上2天2夜,期间断水断粮,战士们只能喝尿解渴,最终等来后方支援,才将敌方拿下。这也是王相印参加的最后一场战役。

  如今,虽身处和平年代,但王相印依旧爱看战争年代的影视作品。“看着电视里的战斗英雄,我能找到当年的回忆。”王相印说,虽然自己的战斗经历远不及电视上的轰轰烈烈,但他做到了全心全意为人民,也对得起“人民解放军”这个称号。采访中,记者得知,在王相印的影响下,小儿子也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军人。
 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网易微博
 

标签: